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娱乐新闻>娱乐评论>综艺评论> 在《说唱新世代》的丛林里 遵从万物皆可说唱的法则
  • 在《说唱新世代》的丛林里 遵从万物皆可说唱的法则

    时间:2020-09-21 18:46:12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刘燕秋

    图片来源:《说唱新世代》剧照

    图片来源:《说唱新世代》剧照

    《说唱新世代》舞台上,导师马思唯在看了选手Subs的表演《画》之后受到很大的触动。“我开始怀疑我自己了,难道你所以为的说唱的样子就是对的吗?”

    “画一座舒适的城/让所有人找到了归宿/画一个平等的神/把这山河喷涌着汇入”,没有太多技巧展示,这个叫Subs的男孩用因紧张而有些颤抖的声音完整表达了一个少年眼中的理想世界。这段没什么噱头的视频在B站累计播放量达到近300万。

    说唱本是舶来品,2017年一档综艺突然点燃了国内的说唱市场,对于大众而言,综艺节目的审美也塑造了人们对说唱的认知——伴随说唱在中国的普及,流行起来的是trap、饶舌的技巧和各式潮牌带动的潮流生活方式。

    被很多人忽视的是,说唱不仅仅是一门押韵的艺术。“真的rapper从来都拿歌词当做子弹。”即使在说唱源头黑人文化中,描摹自己的生活也是说唱的应有之义。

    HipHop文化本身要求你真实,要唱你真实的生活,那每个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嘛,比如你是个好学生,就不要写什么帮派出去打架,那样写的话在黑帮世界里同样会被看不起。”《说唱新世代》选手姜云升告诉界面文娱。

    难得的是,《说唱新世代》的作品少了些江湖气,多了些这样对周遭生活的洞察。选手大都年轻,他们是rapper,同时也是学生、奶爸、职场人、up主和关注社会议题的表达者,女性困境、校园暴力、职场不公……这些与你我息息相关的现象成为被表达的主题。甚至这些rapper的偶像也不只热狗和蛋堡,还有蔡依林和ladygaga。

    说唱可以有另外的样子吗?界面文娱对话了三位《说唱新世代》的人气选手于贞、姜云升和Subs,在他们身上或许可以看到中国说唱的另一种可能。

    于贞:有些话为什么女生不能说,只有男生可以说?

    图片来源:于贞微博

    图片来源:于贞微博

    “不是我选择了说唱,而是说唱选择了我。”于贞在采访中又解释了一遍这个说法。“我的声音和唱法、在音乐上的想法、我这个人的性格,这些都更适合说唱,所以真的不是我非要搞说唱,是说唱太适合我了。”

    还在四川音乐学院上大学的时候,于贞跳街舞时跳的舞种是hip hop,她觉得这种音乐很有节奏感,身体可以随着音乐律动,因此喜欢上了hip hop。2016年,于贞和几个女生组了个唱跳组合,她们通过比赛赢得了参加一个汽车音乐节表演的机会。下台之后,成都本地一个厂牌跑过来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有女rapper?厂牌想要邀请于贞跟他们合作出一首歌。那时甚至算不上是rapper的于贞爽快地答应了。

    2018年播音主持专业毕业之后,于贞辗转签过几家不太靠谱的练习生公司,做过视频自媒体,后来签了现在的音乐公司,公司给她制定的发展方向是做带有流行元素的说唱。这家公司只负责制作,在宣推方面没什么优势,于贞日常参加的一些演出很多都没有出场费,自然也赚不到什么钱。

    “就算它是个冷血动物,那我也爱它”,于贞形容自己对说唱的态度时打了个比喻。嘴上虽然说得轻松,但她已经感受到了来自生活的压力。她也设想过,如果今年在音乐上再没什么起色,她或许会去找份“正经工作”,养着自己的说唱爱好。

    《说唱新世代》节目组的导演是在网上看到了于贞那首《她和她和她》的片段,于是私信了她。

    《她和她和她》原本为了三八妇女节的一场演出而写,歌已经写好了,结果演出却因为疫情取消了。这首歌取材自于贞身边朋友的经历,歌里的三个女性的职业分别是医生、律师和翻译,三个职业都是朋友的职业,故事则是嫁接上去的。于贞觉得歌里写到的问题很多女生都会遇到,从这三个人的视角出发,可以反映女性在职场中遭遇的不公平。

    但于贞不想把问题写的太富有争议性,也不想加入太多个人看法,她只是在歌词里描述了三个具体的职业场景。在最后一个场景里,她写了一个女孩去市里最有名的律所面试,排队等候的清一色都是男生,女孩开始担心,想起朋友的道听途说,想起那些劝她“要男孩子气,不然会被当做花瓶”的建议。这段最后,于贞写道,“她慢慢吐了口气/靠实力站在这里/相信法律总有公平”

    来参加节目之后,音乐组和导演组给出的建议都是第一首就唱这首歌,最后一段的歌词也是在节目组建议之下进行了升华。这个选择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截至目前,《她和她和她》纯享版视频在B站内的播放量已经超过了360万。

    但在没上节目之前,于贞对这首歌并没有太多信心,她曾经把这首歌发给做音乐的朋友们听,他们听过之后都觉得音乐方面“很一般”。节目播出后观众的反馈让于贞感到意外。“大家竟然会去认真去看歌词,能听懂我在唱什么。”

    唱自己的生活,出生于1996年的于贞觉得这件事很重要。她平时也会关注一些社会新闻,但她创作最核心的动力还是自己对一些事情的经历和感触。

    和很多其他行业一样,说唱同样是一个男性占主导的行业,于贞也处于自己的困境之中。“女性想在这个行业里打拼,就要得到男rapper的认可,就必须唱男性视角的那一套东西。很多女rapper想要证明自己可以做到像男生一样强,我就还好,没有特别想要证明自己比男的强,我觉得我就是我,我就要写自己想写的。”

    《她和她和她》不是于贞第一次关注女性话题。有一次她看到一个公众号推文讲了一个很好笑的故事,她发现文章下面的评论里,女性都开始表达自己的需求和欲望。“我觉得现在的女生已经会表达自己对异性、对感情、甚至对性的欲望,那为什么不能写出来呢?有些话为什么女生不能说,只有男生可以说?”这种困惑成为于贞创作的动力,她为此写了一首歌《放肆爱》,隐晦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很多男性还是接受不了这样的表态。“我其实在节目里也唱过这首歌,很多rapper都接受不了,姜云升特别不喜欢,Ty也接受不了,其实我们关系还挺好的,但他们听了就会说,你不如唱《她和她和她》,唱那首市场接受度高一些。”

    于贞原本和这个圈子里的男rapper交流很少,除了性别方面的因素,她觉得也许在那些男rapper眼中,自己做的东西就不算说唱。“Trap、Hardcore、Old School、Boom Bap,这些类型他们才会觉得是说唱。他们觉得我做的是流行音乐,可能也不是很愿意跟我交流吧。”于贞的偶像是蔡依林和ladygaga,她希望能在流行音乐的范畴里注入说唱的元素。“这样的话更多的人才能听得到不是吗?说唱被更多人知道了,被更多人接受了,就会有更多人做这个事情。”

    《说唱新世代》给了于贞接触那些硬核rapper的机会,她发现,很多地下rapper其实并不像在台上争勇斗狠时那么凶。尽管相互之间仍然有不理解,但她终于有机会开始跟男rapper们聊聊工作上的问题了。

    于贞相信自己一定能吃上这碗饭。她已经在思考一些成名需要面对的问题,比如怎么样能在慢慢成名的同时保持自己的态度,怎么样平衡利益和信仰……

    于贞的父母对说唱没那么了解,但他们都支持女儿做的事情。她发表的每一首歌下面都会有妈妈的评论,最近两天,于贞妈妈还研究出来怎么给自己女儿打榜。早在上初中的时候,于贞被一个男生欺负,把嘴巴磕破了,于贞爸爸就跑到学校找那个男生算账时说,“你把我女儿弄破相了,我女儿以后是要靠脸吃饭的,到时候你负责吗?”

    于贞有一个习惯,每天都要去翻一遍自己作品的评论,看一下评论数有没有突破999。现在已经有四首歌的评论数超过999条了。

      胡杏儿:对主角没执念
    • 胡杏儿:对主角没执念

      参加《演员请就位2》,很多人说胡杏儿是“产后复出”搞事业,但她觉得不应该用“复出”两个字。因为她两次怀孕生子,工作都只暂停了很短时间。...

      关键词: 演员请就位 胡杏儿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