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娱乐新闻>娱乐评论>电视评论> 《亲爱的自己》:低估了生活 高估了自己
  • 《亲爱的自己》:低估了生活 高估了自己

    时间:2020-09-21 20:20:28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艾修煜

    《亲爱的自己》

    “英年失业陈一鸣,被逼喝药张芝芝,职场狼人李思雨,拜金恨嫁顾晓菱,愚孝出轨刘洋……”电视剧《亲爱的自己》像个大箩筐,职场竞争、婚恋观念、婆媳关系、二胎催生、子女教育、房价之痛、原生家庭……几乎所有能激起观众讨论的社会现象,都被创作团队视为可以锚定话题和流量的“痛点”,一股脑儿地塞了进去。

    然而,问题提出来了,却只是简单地罗列举例,《亲爱的自己》缺少对问题本质的深入思考以及独特的观察角度、动人的细节,不仅没做到“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反而是“源于生活,低于生活”。比如,同样是展现跨阶层交往的尴尬,《三十而已》中一张将顾佳裁掉了的爱马仕贵妇大合影,就将顾佳所处的境地精准地描绘了出来,而张芝芝就只能通过“阔太们AA不到2000元的账单”以及与丈夫刘洋绕口令般互相“讨伐”的日常对话来体现了。

    “强行冲突”与“天降馅饼”并存,也是《亲爱的自己》的一大特点。所有人都一地鸡毛又莫名开挂地活着——李思雨在男厕所勇堵客户,15分钟拿下1500万元大单的剧情遭网友诟病为“这是抖音上才有的职场片段”;陈一鸣遭遇失业困窘却天降女大佬拯救其于水火中;顾晓菱心想事成,闯祸负债都有异父异母的“圣母姐姐”无偿兜底,还有富二代“兄弟”忠心耿耿苦追不已……至于“实惨”的张芝芝则被安上了一个妈宝还出轨的丈夫,将悲惨进行到底——一旦到了需要展现复杂人性和行为合理性的场合,编剧就瞬间切换到“思考不够,人渣来凑”的狗血模式,只消费观众情绪,不引导其思考问题。

    概念化、标签化、扁平化的人物和情节设计,简单傻瓜的叙事逻辑,让《亲爱的自己》乍看很丰富,其实很贫瘠。究其原因,一来是创作者的水平不行,二来是求爽求爆的功利心作祟——只要能把近期热点塞进爽剧拼盘,其余的都不重要。最终,剧中的角色,不像是在过日子,更像是在开着挂玩通关游戏。

    主角的演技不给力也是一大锅。要演绎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这对演员的演技提出了高要求——人物离观众的生活太近,一旦跑偏,悬浮感就会非常严重,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犬”“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亲爱的自己》里, “演技困难户”刘诗诗不仅没能凭借这产后首作顺利转型,还被质疑表演浮夸做作、挤眉弄眼,与朱一龙的组合也毫无CP感。

    总之,创作、演绎水平不高,又诚意欠奉,《亲爱的自己》低估了生活,高估了自己,这种自诩“关注当代人生活状态”的现实剧,只能是隔靴搔痒,贻笑大方罢了。

      胡杏儿:对主角没执念
    • 胡杏儿:对主角没执念

      参加《演员请就位2》,很多人说胡杏儿是“产后复出”搞事业,但她觉得不应该用“复出”两个字。因为她两次怀孕生子,工作都只暂停了很短时间。...

      关键词: 演员请就位 胡杏儿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